偶尔说说往事吧,往事很长(I) | 邻居的耳朵

偶尔说说往事吧,往事很长(I)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曲目:Liebestraum
作曲家:Franz Liszt
演奏者:Ike Quebec
专辑:Bossa Nova Soul Samba
发行年代:1962
厂牌:Blue Note

题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2005年,我不到19岁。选择这个题目,是因为我觉得《偶尔说说往事吧》这个题目蛮好的。

重发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我在这里看到有人提到了李斯特。然后我就突然想起了这个故事,其实,这故事这么多年都写过来了,自己也不会怎么回头去看,只是在07年的时候,我却真的有了机会去李斯特的故居走了一遭,出来后,感慨万千,认为,该给这故事的结尾改一改了,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这改动一直没来得及做,这篇故事w多字长,我分段发出来,所以我也不指望大家都能看完。但是我相信,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要看上了,就很难放得下。恶哈哈哈哈哈。

如今,我把结尾改了,把这段梦一般的日子用梦画个句号,我想,这是对我年少时的那段岁月,最好的纪念。

哎,其实不纪念也罢。现如今,老子早成一俗人了。我估计,这篇文章,你们暂且当个连载,够你们看半个月的。

————————————————————————

嘀嗒嘀嗒……

暗室里面,秒表轻轻响着。关上灯把相纸放到显影液里面,照片上的人一点点变得清晰,蓬松的长发,没有规律的散着,长长的睫毛下面忧郁的眼神呆呆的望着前面,这个眼神,我永远忘不了……

在清水里面涮涮,拿出来,定影。晾起来……

长发洒在裸露的肩上,照片中的白上面洒上了丝丝的灰,很美,真得很美。我爸笑着说:“这是你的小情儿啊?”我也笑着说:“反正我没掏钱。”兴奋的跑出暗室来到网上,跟群里的每一个人说我洗出了一张漂亮的照片。大家的没什么反映,十几分钟的沉默后,我也轻轻一笑,自己问了自己一句:我他妈怎么了?

是啊,我他妈怎么了?

照片很漂亮,我拍的照片大多数都很漂亮,除了我技术的原因,我想最该感谢的就是家里面那台立了大功的NikonF4了。现在想想,自己最近消耗的最快的成盒装的商品,除了胶卷,就是避孕套了……

方姐回到北京,在qq上跟我说了一句“我回来了。”我回了一句:欢迎回到这个充满肉味的城市……

谁希望这个城市充满肉味呢?14号夜里的一场大雪,一直飘到了17号才结束,18号一场大风,把我冻得直哆嗦,北京冬天的每一场大风都会带来一团野性的空气,而这群空气,也总会像他们赶跑的前辈一样逐渐变的冷漠,污浊。我买了点儿相纸,回到了暗室继续洗着每一张可爱的胶片,30多张照片,都是她的,大多是笑着的。我独自闷在这个用自己家的储藏室改造的小暗室里面闻着各种药水的散出的怪味道,还掺杂着自己汗味儿。我就在这个旮旯冲洗着这些充满着肉味的照片,说起我的生活,早就充满了肉味儿了。

再挂起一张照片,看看妈妈已经把我昨晚洗的那张照片放在我桌子上了,那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我把照片装进了一个象框,装进了准备好的礼物盒子,这一个月来,她所给我带来的一切不同,我想就让她随着这张照片带回她的国家罢。

我总在想,这是不是一场值得的恋爱。我是一个做事果断而且善于在关键时刻大义灭亲的人,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泼人,很多时候我做事儿不讲道理。可是在这件事儿上,我像个老婆子一样像能看到的每一个朋友唠叨,想听听他们怎么说,其实谁都知道他们说的话对于我来说可能大多是扯淡,但是在我看来这些话多少让我感到有些踏实。有些踏实就好,他们都还在,他们不会拿着机票飞走,他们不会在只是他们需要我得时候跟我说话,甚至他们……妈的,他们都没订婚。

她订婚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了。可是我还在一遍一遍的说,于是就有人问我:你爱她么?而我总是说:我们之间只是more than friends的关系,我不知道我爱不爱他。突然有一个很奇怪的想法窜出了我的脑袋,我只是在乎第一个和我睡觉的女人罢了。也许罢,谁能忘的了呢?那样一个夜晚……

认识她的路子很奇怪,在北京,一个凉爽的夏夜我认识了这个会弹钢琴的欧洲女孩儿,她的名字叫Trancy,来自一个冬天水会结冰的国家。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甜甜的面容,性感的身材,那年她15岁,我16岁。两个孩子,在一起从香水聊到了北京的胡同,从咖啡一直聊到了烤鸭,蹩脚的英语并没有阻碍我们的交谈,连说带比划,再这群成年人里面,我们玩儿的很开心。那个晚上,我学会了跳舞,但是我想不到居然跳舞的时候,搂着的是一个欧洲的女孩儿,当然我更想不到,我的第一夜是和一个外国人度过的,我最想不到的是700多个日子过去了,我还记得那个聚会和她聚会那天穿着的那件儿白色的衬衫。

聚会结束以后,互相留了电话号码,走开,那天我只是觉得我偶尔艳遇一下,无聊的回到家里,继续无聊的生活。

一个没有迹象的日子,我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她想去北海看看,问我可以不可以做她的导游,我痛快的答应了。陪一个美女一起出游是每一个正常的男性都向往的事情,尤其是单独的出游,其实很多浪漫的或者是妖艳的经历都能从旅游中流淌出来,我是一个出色的导游,这一点儿是不需要置疑的,我对于北京的了解大大强于身边的大多数同龄人,从五龙亭到铁影壁,从九龙壁到仿膳,从白塔到团城。转遍了整个北海公园,晚上顺理成章的来到了后海的酒吧一条街,一个靠着水的座位,一个两个人对坐的小桌子,两把藤椅,桌上面一个小蜡烛。后海的夜是很美的,至少对于一群充满着浪漫的梦的年轻人是很有吸引力的。按照西方浪漫观点诠释中国美景,这就是后海。远处传来的京胡声音正是这种奇怪美的秒笔。我们聊着一些不咸不淡的事儿,从德沃夏克到李斯特,他看着我的手我给他讲手上每一道伤疤的来历(那时候手上伤疤不多,比现在的差远了)她给我讲她的父母和她的学校生活。她的家庭我很少过问,我是不喝酒的,她那天喝了很多,到了最后,一瓶一瓶的灌,我不知道她是为什么,我想肯定是有些烦心事儿,我也就没有过问……

夜里,十一点半她显然喝多了,我付了酒钱,打车送她回饭店,她当时住在友谊宾馆,那是一个离我家不远的饭店,我当时想,把她折腾回去,我上街折腾折腾,扛着相机去颐和园拍日出,到了饭店,到了她的房间。放下心爱的 Nikon,去给她倒了杯水,弯下腰,耳朵却被咬了一口,我叫出声来,回过头,一张带满了酒气的嘴堵住了我的嘴,我顿时慌了。

我并不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人,至少那时候不是,我的初吻是糊涂的送出去的,不要说我丢脸,我真的连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我立刻推开她,轻轻的说了一句:Trancy U got drunk.她轻轻一笑,没有回答我,只是解开了她的衣服,然后嘴,又贴到了我的嘴上。

一个正常的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儿没有经历过这一刻,却都无不幻想着这一刻的来临。所以我抗拒不了这一切,一切从亲吻开始,抚摸,脱下夏天那本来不厚的遮盖着身体的衣装,她身上的酒气,香水,和这个橙色的灯光搅在了一起,暧昧的空气在屋子中盘旋,虽然不如后海边上凉爽的夏风,但是也同样诱人。我和一个喝醉了的女人做了爱,我想那天我的表现一定不怎么样,还好我面前的是一个已经神志不清的女孩儿,摩擦,最终裸着身子的两个人睡在了一起……如果我能记得那夜的梦,我想会是一份很美的回忆,但是那天太累了,我似乎根本没有做梦。

昏睡中的我也根本想不到日后的那些故事,现在想来,我也许只是强奸了一个醉酒的女孩儿,或者说是她诱奸了我。也许,从这天开始,我爱上这个女孩儿了……

待续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邻居的耳朵
以及链接地址: 偶尔说说往事吧,往事很长(I)
邻居的耳朵,有观点的聆听。微博@邻居的耳朵网站 微信公众号:linjudeerduo2012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以下文章推荐了类似的好听歌曲

  1. 大师就是大师·
    顺便好奇,这是真的吗·

    科学家包大师 回复:

    早年情事,多是有血有肉的。恶哈哈。

  2. 哎呀呀。真是给力的故事啊。。

    包大师每天更新咩?

    科学家包大师 回复:

    暂时是这么想的,每天一篇吧。

  3. 多么年轻的故事,多么陈年的Bossa Nova。
    这样的东西每天看一点健康多一点。

  4. 包大师05年不到19岁,莫不是跟我同级的?05上的大学?能不能问问大师学什么专业呢,嘿嘿